森林木(´▽`ʃƪ)

🗻🌸

小魏真好看!
wdxwdxwdxwdx
魏大勋我的心我对象我底线

真挺想看艺兴和大勋同台一次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我也想有个人在我投球的时候给我捡球😞


真的太羡慕花老师山老师之间的感情了,不管是友谊还是其他什么的,都希望有个人能和自己这样契合。


最后一套,想做格子衣服的图的没有素材哭辽,越做越不像。
后两张黑化图😂

我觉得我的画技有长进,虽然画技几近于无😂





我就来看看是不是我做的图比我写的文受欢迎😂哭辽

21.9

文言文瞎胡编的,所幸就一点。


〔2〕


19:57:12


“小呆子,你这冰箱里也太干净了吧,走,跟哥哥买菜去。”魏大勋打开白敬亭家里的冰箱,一看除了几瓶啤酒其他啥东西都没有,跟没人住这里似的。

白敬亭默默地走到门口的衣架上拿了两件大衣,给魏大勋递了一件,顺手把围巾也给了他。


“我用不着。”魏大勋接过围巾走到白敬亭跟前,一圈一圈的把围巾给他绕上。


白敬亭猛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扎了一下自己,心脏的位置有点难受,瞥了一眼眼前的人,忍下未表。


白敬亭租住的地方是个偏僻的小巷子,在这个时代,他这种D级研究员实在不是什么有油水的工作,不过好在白敬亭也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住在这里倒是清净。


“你为什么不问我发生了什么?你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们两个人走在这条长长的巷子里,周围寂静,他们二人之间也满是静默,魏大勋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毕竟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你身上的那串数字是什么?”白敬亭不答反问,那串数字红的有些扎眼,仿佛映着血色。


魏大勋低头瞥了一眼那串催命符,抬起头对着白敬亭咧着嘴,“一个研究员闲着没事给哥设计的闹钟,每隔21.9个小时响一次,也不知道为啥。”伸手给白敬亭紧了紧围巾,“赶快走吧,你不饿?”


魏大勋加快速度,越过白敬亭后,露出一个笑容,看着像是哭了一样。


白敬亭看他越走越快,压下心里头的不适感,追上前,与他并肩。


19:04:15


魏大勋嘱咐白敬亭把买回来的菜分好类,便拎着米和这次要用的菜进了厨房。白敬亭把其余的菜装进冰箱,转身靠在冰箱上,盯着穿围裙的魏大勋。


以前也是这样,两个人合租的时候,商量着各吃各的太麻烦事儿了,干脆俩人搭伙,一人替一天的做饭。


轮到魏大勋做饭的时候,白敬亭喜欢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魏大勋喊他吃饭,到头来电视一点没看进去,注意力光落在那个走来走去系着蓝色围裙的人身上了。

刚开始是因为看他像会做饭的人,怕他把两个人的厨房给毁了,看着看着忽然觉得这个人和刚开始给人的印象不太一样。


他们俩第一次见面,魏大勋特别自来熟,跟楼上大爷家的小孙女都能唠上两句,对着他这个第一次见的人也能勾肩搭背。

白敬亭不喜欢,第一次见的时候,白敬亭不喜欢这样的魏大勋,他不喜欢被人侵入安全区,不习惯与人太过亲密,第一次见面更应该保持距离。

后来一起住了一段时间,白敬亭觉得这个人就是天生的对谁都好,自己受着人的照顾慢慢的也习惯和人共处一室,直到后来商量着搭伙。

白敬亭看魏大勋穿着围裙,拿着刀切菜,脸上没有以往那种温暖的笑容,实际上谁会做饭的时候都笑着呢,白敬亭忽然地感到一点心疼,没有人会是天生的好脾气,一个脸上常常挂着笑容的人,往往比其他人更渴望太阳,更希望被人包容。


从那次以后,白敬亭热衷于观察魏大勋,他就是好奇,好奇这个男人的热量哪天会被消耗完。他也没预料到后来把自己的心给丢了,还丢给了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呆子。


香味从厨房传来,米饭和菜的香味混合着,白敬亭觉得有些安心,虽然这安心来的有些没理由。他起身去拿了筷子又去厨房把菜端到客厅的桌子上,等着魏大勋盛好饭出来,两个人也没说话就开始吃。


吃着吃着魏大勋忽然起身,端着碗做到白敬亭的对面,白敬亭停下筷子,看他有些紧张,也不催他看他什么时候开口,莫名的有些预感,他会告诉我为什么他会来到这儿吧。


“小白,你对顾南衣这个名字有印象吗?”


白敬亭皱了皱眉头,这个人提别人干什么,“没有,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


白敬亭注意着魏大勋的状态,看这个人似乎舒了口气,也没那么紧张了,这个顾南衣那么重要?


“很重要,他是我最重要的人。”魏大勋直视白敬亭的双眼,仿佛在看着他又仿佛再透过他看另一个人。


脑子里想的话说漏了,白敬亭宁愿自己没说,他真的特别讨厌这种感觉,魏大勋的眼里没有他,这让他满心郁气又寻不到地方发泄。


“小白,你应该记得咱家附近那个博物馆,之前好几次去那个博物馆我都有种奇怪的感觉,直到那次......”魏大勋觉得有些尴尬,“那次咱俩吵完架,我就去了那个博物馆,然后见到一把剑,那把剑是顾南衣的。”


白敬亭想起来了,想起来那天他们两个是为了什么吵架,那天他跟魏大勋告白,然后魏大勋说他还小,刚步入社会没几年,让他别那么早下结论,说到底就是不相信他,当然也可能是真的不喜欢他。眼神微微暗了暗,压抑住想要说出口的爱意,等着魏大勋继续说。


“然后我就被那把剑带到了这里来,应该是这里的空间兼容性能让我想起来前世的记忆。”魏大勋顿了顿,看了眼白敬亭的神情,看他确实像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松了口气,还有一点的失望,不过这不值一提,“顾南衣是我前世认识的人。”


白敬亭陷入了沉默,记忆又跳回到了那个让他意识到自己喜欢魏大勋的那个傍晚,夕阳的余辉透过窗户照在这个人的身上,像是只在夕阳中存在的精灵。

他和顾南衣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样的?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也是在那样的夕阳下吗?真想,真想能拥有这段记忆,拥有这段他未曾参与的时光。


魏大勋见不得白敬亭落寞,他起身走进卧室,躺在床上闭上眼,脑子里想起那年白敬亭紧张的样子,紧张到这个平时不会外露什么情绪的人,让他轻易看穿他的紧张他的期待与听到他的回答后的失望与愤怒。


这张脸和记忆中顾南衣的脸逐渐重合,有次他为了刺探敌情乔装打扮后和一群人去了青楼,被顾南衣知道后,脸上也是这个样子,顾南衣虽说和白敬亭的性格不太一样,可说到底还是一个人,一样的执着,一样的纯粹,一样的不顾一切即便头撞南墙也不后退。


他记得顾南衣的眉毛上挑的弧度,他一挑眉毛必定是有想问的事情却又说不出口,就像他生气的那次,他想他问为什么,就是问不出来。


他也记得他的眼睛,那双眼睛十分漂亮,就是有些冷冽,第一次见的时候就想着这双眼睛若是有温度,不知道要招多少姑娘的喜欢。后来,这双眼睛,他便不愿意让别人看见了,是他让这双眼睛有了温度,就是独属于他的,其他人统统都要排到后边去。


18:10:12


有些想你了,南衣,可我的时间不多了,这一辈子就先把你让给别人吧。


顾南衣,我的顾南衣


史书记载,魏将军于天武十年战死沙场,其后顾南衣再无音讯。


魏将军去沙场前曾与南衣说,世事难料,吾二人实应着眼当下,莫要辜负这无限山色。了却此次战事,我便向圣上递辞呈。


南衣未言,一笑,暖意入心,若春暖花开。




我我我我我我!!!先疯为敬!!
山老师回复乐哥强势带花出境梅猫饼
或者只是想发个ins?😂带花出境

昨天晚上做梦又梦到花老师了!我还摸了他的小手!开心,早睡可以一直梦见花老师的话,那我就要一直早睡了✌给花老师伴舞,然后花老师坐在左上角,然后花老师变成了山老师给我们放视频,放的视频是B站里阿婆主剪的魏白向的视频,BGM叫八个陈粒,陈粒还友情演出,还唱了一段。刚开始在梦里觉得有点熟悉的感觉这个视频,后来突然想到是在梦里的昨天看到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山老师不知道为啥还重新放了一遍,让我清清楚楚的看到魏白两个字😂😂😂😂

摸到花老师小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