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木(´▽`ʃƪ)

🗻🌸

脑洞,跪求太太领走👀


白患者×魏护士

白月光×魏护士


白患者和白月光是同一个人不同人格

白患者比较阴郁

白月光是真·白月光

魏护士先遇到的是阴郁的白患者

魏护士是毕业于哈哈佛医学院的医学生

白月光是毕业于哈哈佛医学院的医学生

白患者是白月光的另一个人格,第一次出现遇见了魏护士,被吸引

白月光起初只把魏护士当做大学校友

魏护士知道白月光,并且十分喜欢他

白患者知道魏护士,并且十分喜欢他

白月光不知道白患者的存在,他嗜睡

白患者知道白月光的存在,他有点想杀死白月光这个人格,占据身体,为了拥有魏护士

白月光后来察觉出不对,开始试探魏护士,然后知道自己的身体里存在另一个人格

白月光在白患者主导的时候开始清醒

白月光看到白患者对魏护士浓烈的感情

白月光看到魏护士不只对他一个人那样好,开始嫉妒

白月光想杀死白患者这个人格

白月光喜欢魏护士

魏护士心疼白患者喜欢白月光

魏护士第一次和白患者睡了


被好兄弟表白之后

梗来源于 @一把蓝色的雨伞

么么哒,写的没有你的梗有意思,dbq。

↓↓↓正文

我叫白敬亭,刚过了25岁生日,我有一个娱乐圈人尽皆知的好朋友,他叫魏大勋。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这几天我俩都搁京城待着没啥事,然后,昨天魏大勋那小子约我去喝咖啡,问他有啥事也不跟我明说,遮遮掩掩的。

真是,喝什么咖啡,不如去找家火锅店,吃顿火锅多好。

然后,我现在坐在魏大勋的面前,用勺子搅着咖啡,我的对面,坐着我的好朋友,魏大勋。

他看起来很紧张,搁我面前紧张啥我也不知道,我严重怀疑他做了啥对不起我的事,譬如说请王源吃火锅了,没请我。

作为一个高冷酷盖,我当然不可能先问他找我啥事,所以我选择等待。

“你找我到底有啥事?还非来咖啡店说,神神秘秘的?老实交代做了啥对不起我的事。”本酷盖相当有耐心的等了五分钟,然后我决定直接问他,看他磨磨唧唧的样,指不定啥时候开口。

结果,我说完,我的好朋友,跟我一样183的个儿的运动boy魏大勋,手快抖成个筛子了,我觉得他杯子里的咖啡可能快要倒他手上了。

被烫到他活该,抖啥抖,搞得我现在也有点紧张了,以至于有点想尝尝咖啡是什么味道的。

“小……小白,我……我……我喜欢你。”

我,作为著名的怀柔酷盖,举铁男孩,被人表白是家常便饭,当然,面对别人的表白我从来都是十分镇定的。

嗯,于是,我一不小心喷了魏大勋一脸咖啡,所以我为什么要尝那一口咖啡?指不定魏大勋因为我喷了他一脸寻思着怎么坑我呢,因此我选择回家,省的被他坑一把,多亏。

咦,魏大勋说他喜欢我?那我是不是能让他请我吃火锅?不过我一直把他当好兄弟,作为一个称职的兄弟,还是要尽早劝他去喜欢别人,当然,我对他那么好,他个傻子可不能喜欢上其他人了就对其他人比对我还好。

然后那天晚上我不知道为啥有点失眠,突然想到那次小号刷微博,看到魏大勋新拍的视频,嗯,这小子的胸真的像他粉丝说的,嗯,就挺大的。

“biu~biu~biu~白敬亭先生,我是被您浪费掉的咖啡变成的小妖,因为你浪费食物所以我打算惩罚你去另一个世界。哼唧~”

我好不容易睡着了,还做了个奇怪的梦,有个略显沙雕的声音说它是妖怪,还说要我去另一个世界。

相信的人才是沙雕。

我为什么会睡在明星大侦探白rap的房间里。

我原来这么热爱明星大侦探吗。白敬亭都震惊了!

“白rap,偶像,快起来,今天我们俩先去练习练习团舞,不过练不练你都肯定是c位。”

何老师怎么又在cos何美男?不过这个何老师看着好嫩啊。

所以说,发生了什么???????????

我真被送到另一个世界了?????????

行吧,我是沙雕。

所以我让何美男出去,然后我选择起床,再然后我去找了魏大勋,依据我缜密的分析,我现在被送到了NZND的世界,这不只是一个综艺了,所以,先把魏大勋找到。

我现在是白rap,魏大勋变成了魏全能,哦,我知道了,妖怪也看明星大侦探。

作为NZND的成员,我,魏大勋,何美男,撒微笑,贾跳舞,我们五个,现在组成了一个团。至于死者甄,不好意思,他应该已经死过了,不过和我们五个没啥关系。

我去找了魏大勋,我发现他和贾跳舞一个房间。

我作为NZND的绝对c位,当然可以自己拥有一个房间,但是为什么他俩的床要离得那么近??

房间那么大,还有暖气,你俩莫非是热带来的还怕冷?非离那么近,晚上不怕热死?

很好,魏大勋,你这是贵宾级的待遇,天天撒微笑都叫你起床是吧!你搁那磨磨蹭蹭的干啥呢,给谁撒娇呢你,多大的人了,自己不能定个闹钟是吧,天天搁这赖床给谁看!撒哥哥叫谁呢,你不知道你29了可是,就算你现在是魏全能,你也22了,叫什么撒哥哥,谁是你撒哥哥!还有那谁,贾跳舞,你喊他干啥,他自己不会起床可是,非得你喊,你俩那么吵,他肯定早醒了,你还非喊他一声,话咋那么多。

哦,现在看见我了,还不赶紧起来,你不是勤奋c位吗?赶紧跟我练舞去。

什么?!你要跟撒微笑和贾跳舞一起去游乐园?今天?我呢?所以说你现在厉害了,搞小团体是吧?行,你别回来找我。

“既然是一个团的,就一起去呗,正好美男也想去。”

反正好久没去了,正好一起去,顺便玩玩,放松一下。嗯。

你那是啥表情,我跟你一起去还不乐意是吧?是谁昨天还说喜欢我来着?你这个善变的男人!

【游乐园】

我,白敬亭,白rap,忙里偷闲来这游乐园放松一下,正好观察一下我的好兄弟魏大勋,哦,现在是魏全能,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我咋觉得这人这么反复无常呢。明明昨天还跟我告白来着,今天就撒哥哥贾弟弟的好上了?

吃冰激凌?想吃自己买去呗,要是你跟我说声,我也就勉为其难的给你买去了,非得求着撒微笑给你买?还有那谁,何美男,魏大勋你天天和何老师拉拉扯扯的干啥呢,你不拽着人就不舒服是吧,非得拽别人?没看见我搁你旁边儿呢是吧,行,我就看咱们一会儿去鬼屋你也别扯我。

【鬼屋】

魏大勋,你胆子咋那么小呢,知道是假的怕啥呢,别乱跑傻子,跟他们走散了。

咋那么让人不放心呢,走散了吧,果然不管是魏大勋还是魏全能胆儿都挺小,你说你害怕你还提啥来鬼屋,非自己吓自己找罪受可是。
知道了,哥当没看见你吓得快哭了行了吧,别瞅我了,你刚才不还不想抓我吗。
行,我在这,你没必要害怕,抓紧点,别松手。
“我明天去叫你起床。”

〔End〕

为了白rap和全能魏,大家冲鸭!

铁兔先生撒娇精:

话不多说,投票先走一波!
送我们全能和rap出道啊!
https://bact.oppomobile.com/detective/index.html#/index/popup/introduce

盯胸
名副其实魏大胸😍😍😍
@ 某位白先生😚

前三张图源wb侵删

21.9

文言文瞎胡编的,所幸就一点。


〔2〕


19:57:12


“小呆子,你这冰箱里也太干净了吧,走,跟哥哥买菜去。”魏大勋打开白敬亭家里的冰箱,一看除了几瓶啤酒其他啥东西都没有,跟没人住这里似的。

白敬亭默默地走到门口的衣架上拿了两件大衣,给魏大勋递了一件,顺手把围巾也给了他。


“我用不着。”魏大勋接过围巾走到白敬亭跟前,一圈一圈的把围巾给他绕上。


白敬亭猛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扎了一下自己,心脏的位置有点难受,瞥了一眼眼前的人,忍下未表。


白敬亭租住的地方是个偏僻的小巷子,在这个时代,他这种D级研究员实在不是什么有油水的工作,不过好在白敬亭也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住在这里倒是清净。


“你为什么不问我发生了什么?你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们两个人走在这条长长的巷子里,周围寂静,他们二人之间也满是静默,魏大勋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毕竟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你身上的那串数字是什么?”白敬亭不答反问,那串数字红的有些扎眼,仿佛映着血色。


魏大勋低头瞥了一眼那串催命符,抬起头对着白敬亭咧着嘴,“一个研究员闲着没事给哥设计的闹钟,每隔21.9个小时响一次,也不知道为啥。”伸手给白敬亭紧了紧围巾,“赶快走吧,你不饿?”


魏大勋加快速度,越过白敬亭后,露出一个笑容,看着像是哭了一样。


白敬亭看他越走越快,压下心里头的不适感,追上前,与他并肩。


19:04:15


魏大勋嘱咐白敬亭把买回来的菜分好类,便拎着米和这次要用的菜进了厨房。白敬亭把其余的菜装进冰箱,转身靠在冰箱上,盯着穿围裙的魏大勋。


以前也是这样,两个人合租的时候,商量着各吃各的太麻烦事儿了,干脆俩人搭伙,一人替一天的做饭。


轮到魏大勋做饭的时候,白敬亭喜欢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魏大勋喊他吃饭,到头来电视一点没看进去,注意力光落在那个走来走去系着蓝色围裙的人身上了。

刚开始是因为看他像会做饭的人,怕他把两个人的厨房给毁了,看着看着忽然觉得这个人和刚开始给人的印象不太一样。


他们俩第一次见面,魏大勋特别自来熟,跟楼上大爷家的小孙女都能唠上两句,对着他这个第一次见的人也能勾肩搭背。

白敬亭不喜欢,第一次见的时候,白敬亭不喜欢这样的魏大勋,他不喜欢被人侵入安全区,不习惯与人太过亲密,第一次见面更应该保持距离。

后来一起住了一段时间,白敬亭觉得这个人就是天生的对谁都好,自己受着人的照顾慢慢的也习惯和人共处一室,直到后来商量着搭伙。

白敬亭看魏大勋穿着围裙,拿着刀切菜,脸上没有以往那种温暖的笑容,实际上谁会做饭的时候都笑着呢,白敬亭忽然地感到一点心疼,没有人会是天生的好脾气,一个脸上常常挂着笑容的人,往往比其他人更渴望太阳,更希望被人包容。


从那次以后,白敬亭热衷于观察魏大勋,他就是好奇,好奇这个男人的热量哪天会被消耗完。他也没预料到后来把自己的心给丢了,还丢给了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呆子。


香味从厨房传来,米饭和菜的香味混合着,白敬亭觉得有些安心,虽然这安心来的有些没理由。他起身去拿了筷子又去厨房把菜端到客厅的桌子上,等着魏大勋盛好饭出来,两个人也没说话就开始吃。


吃着吃着魏大勋忽然起身,端着碗做到白敬亭的对面,白敬亭停下筷子,看他有些紧张,也不催他看他什么时候开口,莫名的有些预感,他会告诉我为什么他会来到这儿吧。


“小白,你对顾南衣这个名字有印象吗?”


白敬亭皱了皱眉头,这个人提别人干什么,“没有,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


白敬亭注意着魏大勋的状态,看这个人似乎舒了口气,也没那么紧张了,这个顾南衣那么重要?


“很重要,他是我最重要的人。”魏大勋直视白敬亭的双眼,仿佛在看着他又仿佛再透过他看另一个人。


脑子里想的话说漏了,白敬亭宁愿自己没说,他真的特别讨厌这种感觉,魏大勋的眼里没有他,这让他满心郁气又寻不到地方发泄。


“小白,你应该记得咱家附近那个博物馆,之前好几次去那个博物馆我都有种奇怪的感觉,直到那次......”魏大勋觉得有些尴尬,“那次咱俩吵完架,我就去了那个博物馆,然后见到一把剑,那把剑是顾南衣的。”


白敬亭想起来了,想起来那天他们两个是为了什么吵架,那天他跟魏大勋告白,然后魏大勋说他还小,刚步入社会没几年,让他别那么早下结论,说到底就是不相信他,当然也可能是真的不喜欢他。眼神微微暗了暗,压抑住想要说出口的爱意,等着魏大勋继续说。


“然后我就被那把剑带到了这里来,应该是这里的空间兼容性能让我想起来前世的记忆。”魏大勋顿了顿,看了眼白敬亭的神情,看他确实像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松了口气,还有一点的失望,不过这不值一提,“顾南衣是我前世认识的人。”


白敬亭陷入了沉默,记忆又跳回到了那个让他意识到自己喜欢魏大勋的那个傍晚,夕阳的余辉透过窗户照在这个人的身上,像是只在夕阳中存在的精灵。

他和顾南衣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样的?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也是在那样的夕阳下吗?真想,真想能拥有这段记忆,拥有这段他未曾参与的时光。


魏大勋见不得白敬亭落寞,他起身走进卧室,躺在床上闭上眼,脑子里想起那年白敬亭紧张的样子,紧张到这个平时不会外露什么情绪的人,让他轻易看穿他的紧张他的期待与听到他的回答后的失望与愤怒。


这张脸和记忆中顾南衣的脸逐渐重合,有次他为了刺探敌情乔装打扮后和一群人去了青楼,被顾南衣知道后,脸上也是这个样子,顾南衣虽说和白敬亭的性格不太一样,可说到底还是一个人,一样的执着,一样的纯粹,一样的不顾一切即便头撞南墙也不后退。


他记得顾南衣的眉毛上挑的弧度,他一挑眉毛必定是有想问的事情却又说不出口,就像他生气的那次,他想他问为什么,就是问不出来。


他也记得他的眼睛,那双眼睛十分漂亮,就是有些冷冽,第一次见的时候就想着这双眼睛若是有温度,不知道要招多少姑娘的喜欢。后来,这双眼睛,他便不愿意让别人看见了,是他让这双眼睛有了温度,就是独属于他的,其他人统统都要排到后边去。


18:10:12


有些想你了,南衣,可我的时间不多了,这一辈子就先把你让给别人吧。


顾南衣,我的顾南衣


史书记载,魏将军于天武十年战死沙场,其后顾南衣再无音讯。


魏将军去沙场前曾与南衣说,世事难料,吾二人实应着眼当下,莫要辜负这无限山色。了却此次战事,我便向圣上递辞呈。


南衣未言,一笑,暖意入心,若春暖花开。




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

他背着我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

他不要我了

他是我的

他说过他只喜欢我一个

他说他想要我

他和那个女人牵手了

他只能和我牵手

他是我的

他的一切都是我的

他和那个女人亲吻了

他应该和我亲吻

他的嘴是我的

他说过喜欢给我含着的

他竟然亲了那个女人

他是我的

他和那个女人吵架了

他从来不和我吵架

他不爱她

他爱我

他是我的

他是我的

他抱了那个女人

他应该抱我的

他的气息应该充斥在我的周围

他的怀抱是属于我的

他和那个女人分手了

他想我了

他想回来找我

他想念我的嘴巴

他想把玩我的胸膛

他想亲吻我的罪孽

他想和我在一起

他想吃掉我

我想念他

我想和他牵手

我想和他拥抱

我想和他亲吻

我想他要我

我想他进入我的身体

我想他叫我的名字

我想他和我融为一体

我想他属于我

他为什么不要我了

我怎么样才能把他留在我身边

他想我向那个女人低头

我讨厌那个叫勋白雪的女人

他是我的

白敬亭是我的

我和他吃过附近的每一家火锅店

我和他公园里的小路走了无数遍

我和他在衣帽间交换唾液

我和他在浴缸里抵死缠绵

我和他说过只爱彼此

我想和他一生一世

他是我的






21.9

*完成脑洞

〔1〕

白敬亭像往常一样回到自己租的房子,打开灯换了鞋,把买的盒饭搁到桌子上,沙发上的‘人’依旧无声无息,没有任何变化。

白敬亭今年25岁,是一家测谎机器人研究所的D级研究员,他去年刚进研究所,努力干了一年多,也只能接触一点边缘化的实验研究。

两天前他从废品回收站带回那个‘人’,然后他就从跟着的研究员那里偷了研究所里机器人用的芯片,回家给捡回来的‘人’试了试,可惜效用为零。

饭的味道和之前相比没有任何差别,吃完饭下楼扔了垃圾之后洗了个澡,白敬亭边擦头边注视着沙发上那张和魏大勋一模一样的脸。

他上一次见到这张脸是什么时候呢,思绪回溯到几十年前,那天下午他为了一些现在已经记不得的小事和他吵架。没错,大概是在那个他们住了将近三年的小房子里。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魏大勋。

为什么这个机器人和他拥有同一张脸呢?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白敬亭在两天前捡他回来的时候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是这个时代有人见过魏大勋吗?如果只是见过,谁又会把一张萍水相逢的脸复制到一个机器人身上呢?他想是不是有人和他一样,和他有着同样深的执念。深到想把这个人的容貌永远的记下来,刻在自己的脑海里,甚至想把这个人永远的藏起来。

白敬亭回过神来的时候,头发已经被擦得半干,他把机器人抱到自己的卧室里,反复研究着芯片安装的那个接口。他有一种预感,这个机器人如果醒过来,他就能知道魏大勋为什么会在与他吵架之后就在那个时代消失不见了,他或许就能重新找到独属于他的珍宝。

白敬亭把前一天晚上剩下的半本书看完之后,就关灯睡觉了。所以他没有发现,在他睡着之后,机器人的眼睛忽然睁开了。这是一双独属于机器人的眼睛,没有焦点,也不带任何情感。淡漠的仿佛他只是一个没有情感的机器。

机器人还未真正清醒,白敬亭也已经睡了。

第二天上午,在白敬亭租住的房子里,机器人的身体微微泛着蓝光,他的眼睛再次睁开。这次,是一双人的眼睛。清澈纯粹,仿佛其中蕴着远山青黛的颜色。

白敬亭惦记着家里的机器人,于是中午12点多,和他跟着的研究员请了个假。回到自己的住处,用钥匙打开门,发现屋里面被仔细的打扫了一遍。带着些震惊与期待,他走向自己的卧室,看到坐在床上的人的那一瞬间,仿佛时光慢慢回溯,回到了那年他和魏大勋一起租的屋子里面。

也是同样的场景,他在外面工作回来,想找一起合租的室友出去吃饭,就看到魏大勋坐在卧室的床上,和这次一样,就那么静静地坐着,但他的心仿佛也因此沉静下来。那一瞬间,都市里的喧嚣与现实中的烦恼都被隔绝到了这扇门外,他的眼前心中,只剩下这一幕。他紧闭的心门,被悄悄打开了一道缝隙,这幅景象就从这道缝隙中进去,然后开始安营扎寨,再不肯挪动分毫。

所以有时候白敬亭很想问一问魏大勋,您老在这里住的舒服不?需要我给你操作套大别墅不?当然,即便他住的不舒服,或者他想换其他大别墅,他都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惦记一个人到这样的地步,胆小到连多看他一眼都要找个借口。

带着点干涩的声音换回了白敬亭的思绪,“什么?”
“我说,你吃饭了吗?没吃的话我去给你做。”
你吃饭了吗?咱们一起出去吃吧,今天哥高兴,请你。你看,连话都和你说的一样,魏大勋,是你回来了吗?

“小呆子,回句话啊,怎么还是傻了吧唧的。”机器人站起来走到白敬亭面前,捏了捏他的脸,“饿了吗?哥给你做饭去。”

“魏…大勋?”拉住即将离去的人的手,声音带着些微颤抖。会是我想要的答案吗?魏大勋,是你吗,你回到我身边了吗?

“好久不见,小呆子。”话音未落,便被人死命的抱住。唉,这个小呆子也不怕把我的零件勒掉了。

白敬亭能感觉到背后的那双手慢慢收拢,传递着一阵阵的暖意,只有你在我身边,心才能安定下来,“我…有点想你,好久不见,大勋。”

手机闹铃响了,白敬亭慢慢回过神来,自己下午还要回研究所,“我饿了,你给我做饭。”趴在那人的肩头,声音瓮声瓮气的,就跟小孩子刚哭过一样。

魏大勋拍了拍白敬亭的背,被人放开后转身向着厨房走去,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一条小尾巴,是那个叫做顾南衣又叫白敬亭的小呆子。

20:00:00

我的小呆子,我能陪你到什么时候呢,你来到这里想要的答案,我又该怎么给你?回去吧,回去,我会回去找你的,我的南衣。

史书记载,魏将军往宜湘途中,曾遇一人于湘水边,下马攀谈,将军与之一见如故,遂携此人一路,后入府中。

策马奔驰途中,见一人头戴斗笠立于江边,背影孤绝,见之忘俗,便动了心思和人结交,下马想上前攀谈,谁知那人转了过来。容颜绝艳,一双清清冷冷的眸子看你仿佛针扎着一样,使怯懦者远离。

小呆子,我看见你的时候,只想着能让那双眼睛填满笑意。

数米之遥,寒风凛冽下的一回眸让魏将军记了一辈子。




灰王子与白王子

〔下〕

12
话说白骑士是谁,原来白骑士就是来变形计之前的白99王子。他在忙完芒果国的事回去后,得知他要和勋白雪培养感情,一激动伤着肋骨了。一个半月后养好了伤,白王子骑着他100弟牵过的白马从OPPO国出发去到芒果国。
13
白王子来到了撒一二三四五六七的住处,找了一圈没找到他想见的勋白雪,于是他就恼羞成怒xd。在撒七回到他的small家时,发现他的small家门口有个巨大的影子,哦买嘎,这这这骑士变王子好刺激!small白王子俯视着small撒,撒的求生欲使他拔腿向山顶跑。
14
当白王子慢悠悠来到山顶的时候,看到他的勋白雪对折着躺在small水晶棺中,赶忙过去给了勋白雪一个吻,然后勋白雪醒了过来,成功的突变成了勋王子,白王子表示他想和他结婚。勋王子刚醒表示王子你谁,我不认识你啊帅哥。对,没错,勋王子失忆了。白王子表示不管你记不记得我,我都会保护你der,咱们回王宫找你的记忆去。
15
芒果国国王晨sama,高大帅气英俊迷人,奈何他有一个不省心的女儿,叫做勋白雪,有一个恶毒的王后,喜欢唱成全。他这几天开始掉头发了,因为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女鹅变成了一个糟心的鹅子。并且自己的王后不见了,据王宫里的仆人说,王后消失的那天她的房间里出现过一只鸟。
16
由于系统bug,我们开始了下一段故事✌
17
当灰王子在他冰冷的床上醒来的时候,他的脚冻得快僵了。昨天晚上他睡觉前被一只蚂蚁绊倒了,然后就恢复了记忆。他知道自己本名叫勋白雪,由于白王子和他在一起呆够了十天,所以他不会再变成勋白雪了,但是白王子消失了!在他们寻找记忆的过程中白王子在勋白雪眼前消失了。
18
勋白雪被撒一二三四五六七以及诅咒他的何巫师抓走了,变身成为灰王子的路从那一刻起开始了。他被关在何撒俩人的城堡里,被绑架了,估计何撒问晨国王要钱,晨国王没给,谁让系统外的某魏大()影响了某晨。灰王子在这个城堡里天天被压榨劳动力,早上七点钟之前要打扫完整个城堡,晚上十二点钟之前要再次打扫完城堡。
19
有一天,灰王子像往常一样在海边一边抓螃蟹一边唱歌的时候,看到了一只漂亮的海鸥。灰王子表示他很想把这只海鸥抓下来吃掉,他还在长身体应该补补。然而,他不会飞。海鸥戏弄完他后,忽然向他冲了过来。
hello,my name is ou, I enjoy listening to your singing.
灰王子表示,哦不是所有人都会鸟语的
为什么一只鸟会说话?!
呵呵,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20
那天以后,灰王子和鸥成为了好朋友。
你问我为什么?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总之他俩成为了朋友,美丽的鸥变成了人。哦!我亲爱的鸥你为什么和恶毒的王后长得一摸一样?灰王子看着自己继母的脸表示吃鲸。鸥表示我就是你恶毒的继母,因为剧情需要所以我要毒死你。现在我喜欢听你唱歌,我会帮助你的。灰王子表示无所谓,你开心就好。
21
在十月十五日鸥告诉灰王子,OPPO国的白王子举办生日宴会,并举行大规模招亲,男女不限。午餐时间撒何二位也在讨论白王子招亲的事,但他们表示坏人我们还没做够,希望灰王子继续干活,不要去宴会,当然,城堡临近海边,和OPPO国隔了一个海,我们不带着你,想去也是去不了滴。晚上,撒何二位启动魔法阵,准备去参加白王子的宴会,一不小心何的袍子上沾了一支羽毛。
22
鸥表示,我是一只神鸟,我能给你变漂亮帅气的王子服,同时,我还能让你去宴会✌。
23
何撒二人转移到白王子的城堡外,两个人见时间还早,准备去逛街,逛街的过程中,羽毛飘在人群中,不见了。鸥在树后面变成人型,掏出自己的首饰袋,把灰王子放了出来。正巧,这时附近有个大型剧场,在内心(剧情需要)的牵引下,身着华服的灰王子被鸥女神挽着就进去了,并且,他们向剧院负责人请求,让他们演一场哈姆雷特,看着二人身份气质尊贵,负责人表示可以。
24
在悠扬的音乐声中,灰王子开始了他的哈姆雷特表演。一瞬间,剧场中所有人都被二人的表演所吸引,并为之深深痴迷,其中,就有晚上宴会的主角——白王子,为了欣赏完他爱人的表演,他在沉迷着并且等待着。在这场表演快要步入尾声,在所有人屏息凝神的时候,啪嗒一声响起,舞台上那个令人着迷的少年发生了什么?灰王子表示,实在对不起,我的鞋太大了。
25
鸥在灰王子鞋掉的时候,看到剧场观众席后排出现何撒二人的身影,她慌忙带着灰王子从后台跑下去,以此作为了这场表演的结束。这边厢,灰王子发现自己的鞋掉了,连捡都来不及捡就被鸥拉着跑了,留下一只十分大的鞋在舞台上。白王子发现自己的对象跑了,表示???咱们还没来及相认呢。他跑到舞台上,把那只自己对象穿过的鞋揣怀里带走了。刚出剧院门就让他仆人派人去搜寻灰王子的下落。
26
由于系统再次出现bug,中间剧情跳过。
27
白王子找到灰王子后,两个人幸福的生活在了海边的城堡里。晨国王表示,她的王后回来之后不恶毒了,却依旧喜欢唱成全。
28
end






——————————————————————————

本来只是想写个花掉鞋的梗,结果越写越偏〔捂脸哭〕
恶搞的画风感觉也不太对



〖彩蛋〗

为什么白王子突然消失了?
那当然是因为!在这个恶搞童话系统外面,参与白王子演绎的某白rap遇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男人。然后,他就忘了演绎角色。请大家谴责他,为了友情💑忘记了自己的工作。😐
宇宙级别红色NZND组合,迎来了新的成员。这个成员就是在某个著名自杀客栈临近的客栈唱歌的魏民谣。和魏民谣一直到在一起的某位白读书先生,曾表示自己永远不会成为一位MDZZ,但在魏民谣加入NZND后被迅速打肿了脸。😜



灰王子与白王子

〔上〕

1
芒果国是童话世界最大的王国,芒果国伟大的国王有一个女儿,她的皮肤像雪一样白,她的嘴唇像血一样红,她的头发像乌木一样黑,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她的名字叫勋白雪。

2
勋白雪有一个恶毒的继母,这个继母不但让勋白雪大冬天洗衣服,还不让她穿漂亮的裙子,于是勋白雪每天都过得十分凄惨,但她的心态十分乐观,每天努力的工作,自己替农户家修补衣服然后赚金币养活自己。

3
OPPO国国王的第99位王子到了该成婚的年纪了,由于两国国王关系好,所以两位国王说定白99王子和勋白雪在三个月后开始培养感情。至于为什么是三个月后,当然是因为OPPO王室的人找不到他们的白99王子。

4
在恶毒王后再次从魔镜那里得知勋白雪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她便有了杀死勋白雪的想法。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恶毒王后派了她的一个住在芒果国的OPPO国的朋友家的骑士——白骑士去把勋白雪带到森林里,让他带着勋白雪的心脏回来。

5
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白骑士见到了勋白雪,他从未见过这样一个皮肤像雪一样白,嘴唇像血一样红,头大像乌木一样黑的——男人,男人?
白骑士表示很凌乱,勋白雪是一个男人,哦,我亲爱的恶毒的王后,我爱上了勋白雪这样的一个男人。

6
白骑士把勋白雪带到了森林里,把他带到了撒一二三四五六七家里,并表示希望撒一二三四五六七好好照顾勋白雪。然后白骑士回到森林里挖了一头鹿的心脏带回去交给了恶毒的王后桑。那天以后勋白雪照样女装,因为何巫师曾经诅咒他只有见到真心爱你的人并kiss后才会完全变回男装。第二天,白骑士把鹿的心脏交给恶毒的王后之后,白骑士就消失了。

7
恶毒的王后在得知勋白雪已经死了之后十分开心,乐极生悲,她就生病了,半个月后恶毒王后的病好了,她迫不及待的对着她的魔镜问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在得到和之前同样的答案后,她怒不可遏,她咬牙切齿,她想杀人。在多方打听后,她得知勋白雪在撒一二三四五六七那里,她就准备让勋白雪吃毒苹果,毒死她。

8
由于勋白雪实际上是一个男人,所以他吃的非常多,以至于撒一二三四五六七虐待他,让他多干活,不给他足够的饭吃,有时候还故意为难他,让他在捡豆子。勋白雪寄人篱下只能默默忍受,于是在他天天一边捡豆子一边练歌的情况下,他练就了一副好嗓子。

9
恶毒的王后开始实行她的计划,她先乔装成一个可怜的老太太,以卖苹果为生,然后她找到一天撒一二三四五六七不在家的时间,她敲响了勋白雪的门,希望勋白雪能买她的苹果,结果勋白雪是个小可怜一毛钱都没有。

10
王后说,可怜的孩子,婆婆的苹果你随便吃。由于勋白雪成天吃不饱饭所以她先感谢了老婆婆然后一口气吃了十个苹果,然鹅毒素还没有发作。在勋白雪要吃第十六个苹果的时候,毒终于发作了。恶毒的王后抹了把汗,感叹他终于倒了,她用她的私房钱买的苹果,被人吃那么多她快心疼死了。抠门的国王每个月才给她一百块(哭辽)。

11
撒一二三四五六七再回家后发现勋白雪倒在地上,本来想给他埋了,但又害怕白骑士回来了找他们的事,于是把一个一米长的水晶棺抬了出来,把勋白雪折着腿放在水晶棺中,摆在了家对门的敬亭山上。

12
话说白骑士是谁,原来白骑士就是来变形计之前的白99王子。他在忙完芒果国的事回去后,得知他要和勋白雪培养感情,一激动伤着肋骨了。一个半月后养好了伤,白王子骑着他100弟牵过的白马从OPPO国出发去到芒果国。

——————————————————————————————————————————————————————————————————————————————————————————————————————————————————————————————————————————

恶搞
下半部分请抱着百分之一的期望吧
甜不过二位哥哥,我只好开始恶搞了